【感思】那一盆温暖——听“传承好家训 培育好家风”讲座有感

 

我的老家在一个小村庄里,祖父母和父母亲都务农在家。在我的记忆中,没有见到过纸上的家风家训,也从来没有听长辈们说过“家风”和“家训”这一类的词。

也曾想过,我家的家风是什么样子的呢?这就会让我不由自主想起我小时候生活的那个院子,一圈一米多高的院墙,下面是砖,上面是泥胚;院墙外面,每隔几米就是站立的杨树和槐树;两间土胚房,三间瓦房,简简单单、温温暖暖,就是我的老家。

母亲常常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百善孝为先”。在我小时候,家里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平日里只要有一点“好吃”的,像包子、水饺,一年到头做不了几次的炖肉,在那个年月,都是稀罕的。母亲总是先盛上一碗,或者打个包,给爷爷奶奶先送屋里。等我长得大一些,这些事,就是我去做了。母亲会在碗下垫一块布,嘱咐我端稳了,不要慌,趁热送给爷爷奶奶。记得家里第一碗饭总是给爷爷奶奶的,第一个白面馍是留给爷爷奶奶的。

那时候的冬天格外寒冷,即便是这样,家里也极少生炉子。我们有自己的办法。父亲常常会拿起他的斧头,把收集的棍子、棒子,粗的枝条,砍成一截一截的,晒干了,放在一个编织袋里,归拢在厨房的一角。平时烧火做饭不能用,只有到了冬天很冷时才能用。母亲却总不舍得在早上、中午烧火时用那些劈柴。仿佛是宝贝,谁也不能乱用。让我烧火时,我有时会趁她不注意悄悄放上一大块,炉膛内的火就旺了起来,好省劲啊。要是母亲发现了,免不得轻敲我脑袋一下,给我一个“疙瘩梨”,瞪我一眼,告诉我,晚上再用。后来,才知道,晚上烧火后,趁着热乎乎的劲儿,把燃烧后的木柴块,一块块轻轻拨出来,用一个小铲子铲进一个小铁盆内,红通通的、热腾腾的,似一盆火。很快,小盆被放进被窝里,里面已先放进了一个篮框,倒扣着,小盆就放在它的下面。把被子盖严实了。过不了多久,被子里面就热烘烘的了。寒气逼人,又长又粗的冰凌常挂在屋檐下,一个个像一把尖冷的锥子。有了这一盆的热和暖,爷爷奶奶的冬天不再难熬。想起盆里的一片火红,想起那暖暖的被窝,我就想起父母亲专门归置的木柴。这么多年了,那盆火的温暖,暖在我的心间。这些回忆,伴我走了不同的城市,不同的人间冷暖。我也渐渐体味到父母对爷爷奶奶的孝,在生活的点点滴滴,从不多说一句。

后来,爷爷去世了,奶奶不久就生病了,卧床不能自理。接下来的十年里,父母亲悉心护理。我最佩服的最心疼的就是我的母亲。她如照看婴孩那样照顾奶奶。奶奶很瘦小,还是“三寸金莲”。晴天,母亲会从床上托起奶奶,把她轻放在一张椅子上,上面垫上柔软的棉布垫子,让奶奶晒晒太阳,让她方便看到大门口,看到门口来往的邻居,打上几句招呼,很开心。遇到连阴天,母亲就给奶奶换上干爽的褥子,等天好时,尽快拆洗换下的褥子,清洗干净。三千多个日夜,母亲从未抱怨过什么,甚至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。那时,我高中上学住校,周末回家,我会偎在奶奶身边,她就会对我说:我哪里修来的福气啊,和你娘我们娘俩一辈子都没有红过脸。几乎每次都对我说这些话。她每次说,都认真的像说第一次。我就偷偷的笑:都说了好多遍了。奶奶在91岁那年,平静安详的离开了我们,临走前,她一直紧紧攥着我母亲的手,温情与眷恋似乎凝固在了那一刻。

现在,母亲跟我的姐姐生活在一起,银白的头发,密密的皱纹,还是一样的清瘦。姐姐常说她像个“老顽童”,有些孩子气了。我想,姐姐也一定记得母亲的那句“百善孝为先”,姐姐一家四代同堂,幸福和谐。每次打电话,母亲都会问到我的公公婆婆,问他们身体怎么样,问我有没有常去看他们。我每次给她说,这里都很好,不用挂念。她就会说:我不如你的婆婆,她照顾你的多,你要比疼我还要疼她。起初,我没往心里去,觉得是她在教育我,心说这些道理我能不懂吗。

如今,我慢慢体会到了,母亲对我的影响。对母亲,对婆婆,对老人们,那种善行孝心不是说在嘴里的,是发自心里的,是落在行动上的,是浸润在一个个平平常常的日子里的。当下的生活条件好了,老人吃的喝的住的都今非昔比,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陪伴。工作之余,我和爱人、孩子常常陪老人说说话,聊聊家常,做做饭,公公婆婆都很开心。老人是多么容易满足啊。母亲的话,一点都没有说教,她是从内心希望我幸福,希望我能把孝心带到我的婆婆家,带到我的家,一代代传承下去。

 我想“百善孝为先”,这就是我家的家训家风吧。

 

供稿: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